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挂牌最完整篇彩图 > 正文

威途发布丨用数据说话体育赛事现场观众特征·年龄篇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2-18

  导语:威途体育是国内首家专业赛事评估公司,从业十几年,连续多年评估了众多大型商业体育赛事。近日,威途体育发布了多份关于体育赛事的评估报告。体育大生意将作为独家合作媒体,逐一呈现。

  马云在2015云栖大会上说:“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能源时代,这个时代的核心资源就是数据。未来计算能力将会成为一种生产能力,而数据将会成为最大的生产资料,会成为像水、电、石油一样的公共资源。我相信,有了计算能力和数据以后,人类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我们将会从由外看转向由内看。什么是由外看,我们的知识进入外星球,火星金星我们都在探索,但人类对于内心世界的了解非常浅薄,而数据会让我们对自身有巨大的了解。“

  但我们的评估数据远未能及“大数据”之列,所以,我们也诚恳邀请更多的数据持方加入讨论之列,共襄“众人拾柴”之举。

  性别篇推送后,有读者在后台留言很赞成“结构可能比规模更具有稳定性”的观点,同时也问到了“通篇文章为什么既要横比,又要竖比,是否有必要?“其实,这些比较都是在回答哲学存在论的一个问题:“特征”存在吗,在什么范围存在?

  我们试图说明的是:既称之为“现场观众特征”,就必须区别于“一般”,而且与“现场观众”相伴相随,这即是对特征的特殊性及稳定性的必要论证。

  ◆对比不同赛事,则是说明尽管我们研究的7个赛事都具备这一“特征”,但它们之间仍有差异。

  这也是整个现场观众特征(性别、年龄、学历、收入、职业5维度)系列文章的共同思路。当然,除以上的相同思路外,每一维度的分析都还有各自的特点。

  首先,性别的取值只有“男-女”两个,而年龄的取值就多得多,严格来讲1岁-人类最长寿命都有可能。从统计学的角度看,多个取值的比较应该是分布状态的比较,但这样就很难给出一个直观判断。如果能用某个指标来体现年龄的分布特征,就会好理解的多,例如某个代表性年龄段的人口比例,又或是中位数、加权平均数等。当然,分析时采用什么指标又是一门大学问,这取决于你想说明什么问题,这部分在下文有详细解答,这里就不再展开,也欢迎你们来后台讨论。

  考虑到“比例”较为直观,与性别篇的男性比例判别标准也一致,本篇采用的是前者,今后的分析指标也沿用这一思路。

  第二个特点是,性别篇的“男-女”判别是客观的显性标准或公认标准,而年龄段的划分就带有很强的主观性。单就“青年”的标准就有很多种:

  ◆社会学没有权威标准,以是否有独立经济收入和能负担家庭来算,青年人的上限可达40岁。此外据说国家统计局还有以34岁为上限一说,具体待考。

  不同的判别标准各有“设限”的出发点。其中,下限分歧不大,均为14岁;而上限则跨越了24-45岁,考虑到体育赛事的社会属性,我们更认同34岁-44岁的上限标准,在这里为了更严格界定和分析,我们把15-34岁年龄段作为青年人的标准。

  前面提到过,分析年龄特征时,通常采用的分析指标有:比例数、中位数、加权平均数。上表也同时罗列了三组数据,孰优孰劣,我们来逐一分析。

  ◆比例数:可以清楚看到各年龄段占总样本量的比重,能反映群体结构。缺点是取值太多,不便于比较分析。所以我们截取了其中的代表性年龄段——青年比例进行分析。

  ◆中位数:将年龄数据按大小顺序排列形成一个数列,居于数列中间位置的那个年龄值(或最中间两个年龄值的平均数)即为中位数。它是样本数据所占频率的等分线,由于不受少数几个极端值的影响,用它代表全体数据的一般水平更合适。

  ◆加权平均数:则是将各年龄值乘以相应的权数,加总求和得到总体值后,再除以样本数量。平均数的大小不仅取决于各单位标志值的大小,还取决于各标志值出现的次数。此外,平均数还容易受极大值或极小值的影响。这也是本文不采用此数据的原因。

  显然,从表中可以看到,六大赛事的现场观众中,青年人口(15-34岁年龄段)的比例均超过50%,最高值甚至达到75%。但还记得我们在性别篇里说的吗?——之所以称之为“特征”,必然是有区别于其他事物的基本征象和标志。因此,要得出“现场观众以青年为主”是六个赛事的特征,就要将其与“一般”情况(举办地市民的年龄情况)进行对比,来证明其特殊性。

  因此,我们将给出举办地人口普查的年龄数据,将其与现场观众的青年人口比例进行比较。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:

  √比较发现,现场观众的青年比例均超过其举办地市民,超出比例最低为21%,最高为29%。

  接下来,需要探究的是各赛事历年数据相对于均值的波动,进而了解不同赛事间数据的稳定性。

  为了探究现场观众是否长期以青年人为主,我们同样采用偏差分析,将六个赛事历年的青年人口比例与其均值绝对值进行比较,并观察“相对偏差的变动幅度”,这个指标能较好地反映波动的大小。

  √与现场观众类似,世界斯诺克上海大师赛和上海网球大师赛的收视观众(收视渠道包括电视、网络等)同样以青年人为主,比例均超过50%。但就比例值而言,除个别年份外,收视观众的青年人口低于现场观众。

  √禹唐体育的研究报告显示,2015年体育电视市场的青年观众约占28%。单纯通过电视观赛的青年观众明显少于多屏观赛的比例。

  √在如今的多屏时代,观众被赋予了更多选择,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在收视渠道上存在明显差异。相对于电视,年轻人显然更着迷于网络。这也与近年来互联网迅速崛起,而作为传统传媒“霸主”的电视媒体日渐势微不无关系。尼尔森的一项调查同样显示,有超过60%的年轻消费者(15-34岁)把电脑视作观看视频内容的最重要终端设备,其次才是电视及手机。

  √从升降趋势来看,仅上马表现出的现场青年观众比例呈上升趋势,其余均为下降趋势。

  √从变动幅度来看,仅环岛赛的现场青年观众比例变动较为明显,其余赛事较为稳定。